心里那棵长成的树--重庆心理咨询|欣阳心理咨询中心|重庆心理咨询师|重庆心理医生|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
新闻中心
地 址: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:157 362 11099 电 话:023-65418129 传 真:023-65418129 联系QQ: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:469332592@qq.com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资讯

心里那棵长成的树

作者:本站  来源:本站原创  发布时间:2015年10月14日  浏览次数:4231次
         文/欣阳学员
    结识欣阳已经两年有余,想来参加这个培训着实也计划了很久,前两次因为种种原因错过了,这次虽然还是有事差点耽误但是最终还是赶上了,我是带着迷茫来的,也许这个培训并不能完全解决我的问题,但是我希望通过这次学习可以让自己得到成长。让自己的内心成长起来,不再那么迷茫,不再那么胆怯,不再那么惶恐找到不到方向。
 
    前两天的课程基本是理论的,在进行白光观想测试时,我表现得焦躁不安,我能看见分离出来的我躺在那里感受着白光的照耀,全身通透泛着暖暖的光芒,而当下的我只能在旁边注视着沐浴在白光下的那个我,这里阴暗湿冷,但是我却无法靠近我想期冀的光明,我感觉我的身体背部以下都是黑的,冷的,那光束没法通过我的下身,被阻断在这里,我很烦躁,不喜欢这种不明就里的感觉,事后,这种状态的不舒服感觉一直存在。因为我是那么急切地想要剖析自己内心,想知道究竟那里包裹了什么,直到在做了全回归呼吸后我才有了一种全新的体验,那是个奇妙而玄幻的心理历程。
    在这次体验的初期,我的肢体开始麻木,我听见周围的人或笑或哭,还有的发出类似野兽般的嘶吼,而我却不知道会被引导到哪里去,渐渐地,我感觉自己的脸也开始麻木起来,身体感觉到紧绷,好像被一层保鲜膜包裹着,很紧,令人感觉不舒服,但是好像一用力就可以挣脱。这时眼泪开始不受控制的流下来,我开始各种的哭泣,或低声呜咽或嚎啕大哭,或喜极而泣,还有各种各样的笑,或大笑或“咯咯”小孩般笑,还有抑制不住的狂笑。我没有去追问为什么,只是跟着内心感受走,并不去排斥抗拒这种感受。然后我的喉咙开始有吞咽的感觉,喉咙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卡在那里,我试着把它咽下去,但是那种反复出现的哽咽让我不是很舒服,我决定还是要把它吐出来,我坐在纸篓边开始呕吐起来,没有东西吐出来,只是一种要呕吐的感觉,直到最后真的把晚饭吐出来为止。我调整了呼吸,靠坐在沙发边上,我的右手带着些许力度按住了我的右腹部,,这时,一个声音出现了:“我好痛,我好痛,我真的好痛。”这个声音很痛苦地不停重复说她好痛,她好痛,我能感觉我的身体并不是很痛,但是她说的那种痛的感觉我似乎能感觉到,她真的很痛,我想帮她,想知道她痛的原因,我问她:“你为什么这么痛?”她不回答我,我一直追问,她还是不回答,我甚至于泪流满面哭着求她:“求求你,告诉我,你不告诉我,我不知道,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痛,求求你告诉我。”我哀求着她,求她告诉我她为什么这么痛,我想知道原因。那个声音还是没有回答,我好着急,我是很想帮她,带着被拒绝后地生气说:“你就是这样,你什么都不说,我怎么知道!”那个声音还是不搭理我,我好急,好想知道她为什么痛,好想帮她,不想让她那么痛,我开始小声安抚她说:“我真的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痛,你告诉我,我们一起去解决,我会帮你,你不说我就不知道你为什么这么痛,真的不知道,我不骗你。”那个声音开始说话,她说我不爱她,我好诧异,她说我不爱她,我很奇怪,我的第一反应就是我是爱她的,我语气轻柔的告诉她我爱她,很爱很爱她。我告诉她,我真的爱她,很爱她的,还告诉她,我们会在一起很开心很开心的,她不会痛了,因为我爱她,很爱很爱她,我说我爱她,用最温和最真诚的声音告诉她我爱她。听见我这么说,她开心了起来,我因为她的开心也开心起来,我缓缓靠在了沙发边坐好,嘴角还带着浅浅的笑容。   
  
     接着我的手落在心口上,那里又有个声音很愤怒地在质问:“你凭什么不相信我,你凭什么不相信我?”在一连串的质问后,那个声音又很难过的说:“我明明那么好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,我真的很好的,我真的很好很好的,你为什么不喜欢我。”她哭了,哭得好伤心,我也跟着难过起来,她接着说:“你装小孩,装没有能力,你知不知道这样我很难受,我不喜欢这样。”我一边流泪一边静静地听她说,去感受她,她很生气,她骂道:“老子最讨厌这样了,你装小孩,装没能力,你明明不是这样的人啊,你为什么要装啊,你装小孩装没能力,就是怕做不好事,怕承担责任,你明明就很好的,你装小孩装没能力,你知不知道我有多难受,有多委屈,你根本就不爱我,你凭什么不爱我,我那么爱你,好爱好爱,你爱我好不好,我真的好爱你,做错事有什么关系,即使不完美,不足,但是那是最真实的,你凭什么不接受自己,天天装你不累吗?”她说我很好,她说她爱我,她说我不爱她,她好难过,那种哀伤和愤怒让我无比痛苦,我能感受到她的难过,她一直很悲愤地重复着,说我不爱她,她好难过,那种难过让人喘不过气,我很难受,我想帮她,当她再次说我不爱她时,我告诉她,我爱她。她迟疑了,她说:“你又骗我,你每次都骗我,我很脆弱,经不起伤害,你又骗我,你知不知道即使你不完美,不足,但是那是天底下独一无二的你啊,如果你消失了,没有了,我在哪里再去找一个你啊!”说到这里她失声痛哭起来,那种好像被压抑很久的痛苦和无助铺天盖地的席卷而来,那些泪水像烙铁一样烙印在我心里让我很痛很痛,原来我不爱她居然让她这么痛苦,此时此刻我只知道我不想让她那么痛,我要爱她,我不想她这么难过,我向她再三保证我不再骗她,一定做个真实的自己,或好或坏,做个真实的自己。而且我很爱她,很爱她,我怎么会不爱她,她的难过就是我的难过,她的开心就是我的开心,我怎么能不爱这个拼命想要得到爱的她,她就是我啊,那个独一无二无法复制的我啊,我不能自抑地嚎啕大哭了起来,我是爱她的,真的好爱她。她感受到我的真诚开心地笑起来,感受到她的开心我也开心起来。我像个孩子一样“咯咯”地笑出声,她说,即使是小孩也没关系,只要是最真实的自己就好,不要去装,做个最真实的自己。她告诉我,爱自己才能让内心坚强,才会让心里那颗幼苗长成大树,我顺着她的描述看见了那株幼苗,我用手指轻轻描绘着它的幼芽,那颗幼苗随着我手指的描绘开始徐徐成长,我手指往上比划一点,它就开始发出了绿叶,再比划一下,又拔高一点发出了新枝,再继续,又伸展一点,当我把双手伸直时,一棵郁郁葱葱的大树出现在我眼前,枝繁叶茂,绿影婆娑,好似跳动的绿色火焰。
 
      我很满足的以婴儿蜷曲在子宫里的姿势躺了下来,脸上的表情柔和安详,很满足很舒服的感觉,心里有个声音不停地对我重复着一句话:“那棵大树长成了,那棵大树长成了,那棵大树长成了,长成了。”这个声音充满了愉悦和欣喜:“那棵大树长成了,好大好大,大到可以在困难时候给我足够的坚强!”我抬起左手触摸那棵大树,这棵树树冠硕大,茂密的枝叶像一把巨大的伞昂然挺立,沐浴在明媚的阳光下。泛着金色光芒的树冠上浮现出妈妈的面容,接下来是老公,爸爸,徐*,我的亲朋好友,他们的面容在阳光下那么耀眼明亮,暖暖的感觉,我伸手轻轻地触摸着他们,微笑着告诉他们,妈妈我爱你,老公我爱你,对不起,爸爸我爱你,对不起,我爱所有的人。我又伸出右手向右边那些代表不愉快的不舒服的一切挥手说:“再也不见了,我不会回去了,再也不回去了,那些不愉快的带着灰暗的一切我再也不会去了。”我向着左手触摸的光明和温暖而去,我爱自己,很爱很爱,很爱很爱自己才会长成大树,我很爱很爱自己才能爱所有人。我成为自己心里的那棵大树,有当担不逃避,面对真实自己的一棵大树,我好爱好爱她,很多很多爱只为那个独一无二的她。
 
        带着这份爱的感动,带着心里那棵茁壮成长的大树回到现实中来,我发现我能静下心听完老爸的话,而不是烦躁的打断他;我能听见老公的话,并且体会他的感受,而不是武断的用自己的想法去曲左他;我能听见妈妈的话,能感受到那些絮絮叨叨里全是满满的爱,既然内心是爱的就表现出来,不去因为什么而掩盖了内心真正的想法。我发现身边每个人都不一样了,我不再烦躁,内心的改变影响了我,我因为这次内心的成长对周围的一切有了新的认识,那些曾经令我困扰的不再困扰我,我会跟随那棵大树一起成长,用爱来浇灌,那是我向往的,那种真正的爱充溢着我的内心,让我对生活充满着欣喜和感动,一切都那么美好,即使再遇到困难和挫折,我也相信我会因内心的那棵大树而坚强,不再轻言放弃,和大树一起成长,我的人生才刚刚开始,谁说不是呢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