关于老徐布置的高班作业--重庆心理咨询|欣阳心理咨询中心|重庆心理咨询师|重庆心理医生|重庆专业心理咨询机构
新闻中心
地 址:重庆沙坪坝邻重庆大学 手 机:157 362 11099 电 话:023-65418129 传 真:023-65418129 联系QQ:469332592505145441 邮 箱:469332592@qq.com
您现在的位置:新闻资讯

关于老徐布置的高班作业

作者:本站  来源:本站原创  发布时间:2016年8月24日  浏览次数:3925次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 文/张俊杰

一、缘起

    期待老徐的高阶课程很久了,从几年前到现在,在等待开班的这些时间里,自身也慢慢的沉淀下来,当这个课程真的开始的时候,反而没有了当初的那种欣喜和雀跃,只是觉得该发生的事情发生了,只是全然的去感受就好了。当老徐说起可以写点什么的时候,其实我并不知道可以去写一些什么。似乎自上次内观回来之后,我所参加的这么多课程与工作坊,都不像以前那样可以一写就是一大篇的“感悟”。

    前几天在“优律思美工作坊”听心诗老师提到,她并不喜欢看专业的演员演出,因为他们已经能够装得太好了,她最喜欢的反而是看学员的演出,那种挣扎与破茧而出的感觉让她感动。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已经“装得太好”,或又是我需要一个长时间的沉淀,需要去做,不断的去做。我也不愿再去重复那些曾经见过无数遍的别人的高大上真理,此刻,我也愿意去慢慢的觉察自己那些细微到很容易忽略的东西,只是在这里谈谈我个人在课程中的感受。

    五天四夜的时间中,课程中的理论部分依然是比较少,更多的是结合了一些静心的体验来进行,而这也是为晚上拿出更多时间做家排实战演练的铺垫。关于异常态性心理咨询、夫妻共同的情感伴侣与家庭治疗这一块,由于自己几乎没怎么接这类个案,也仅仅是听了一些理论上的操作方式。而重点也是放在了家排上面。


二、家排

    家排,全称家庭系统排列,是由德国从心理治疗大师伯特·海灵格经过三十多年的沉淀研究发展起来的。大凡有价值的东西,大都会引起争议不断。家排并不被中国的“学院派”学者们看好,因为它无法通过“科学的理论”去解释一些东西,而正是这种“现象学”表现出来的不可思议的巧合与强大的洞见,也使得它在临床上的应用是相当广泛的。它形式的最粗显的方式就是——当事人带着一个想要解决的问题,真正做好准备,然后咨询师会邀请当事人会挑选一些人作为ta家族的代表,将这些代表排列在不同的位置、方向上,然后通过这些代表“角色扮演”,感受自己的这个角色与整个家族,然后去演一场戏。

    在这几天中,我不断的被选为代表,也处理了自己的个案。

【作为角色代表】

    在当事人选择某人作为ta家族成员代表的时候,一般来说ta会选择气质类型与ta哪位家族成员比较相符的人作为代表。于是在我被选为代表的时候,总是会有几个固定的“角色”。于是当我去看待我与这些角色之间的相似性的时候,发现了一些有趣的东西。


“不愿意待在家庭里的父亲”。

    这个角色对女儿与家庭似乎没有什么眷恋,心总是向外的。一旦妻子有愤怒,就避开来,以冷暴力的方式对待整个家庭,这样妻子就会更愤怒,而这个角色也会更加向外。

    我曾经就是一个惯用冷暴力的人。当我的前女友与我有争吵的时候,我就不做任何回应,只是漠视这一切。我曾以为我在不断的向内探寻中,已经对上一段关系有了一个很深的认识,但这个角色提醒了我看见并不意味着不影响,我也需要不断地去保持觉知,在一次一次的看见中,旧有的模式终将被超越。我曾经希望我的伴侣能够做到“理解”、“尊重”、“宽容”、“慈悲”,但现在不必了,我将成为这样的人,这就足够了。


“背疼的爷爷”

    这个爷爷也是一个承担了太多,快承担不起的角色。一个庞大的家族都压在了他的肩上,所以一上场的时候就头晕得厉害,只有躺下之后才能感觉到安宁,是一个被家族的力量驱使着无奈前行的老人。

    一上场就强烈的背痛,这也是我曾经非常熟悉的感觉,所以当这种感觉升起之后,我就升起一种深深的恐惧在里面。下来之后,突然想起其实有时候有隐居山野,不问世事的念头,也是一种逃避,世俗的东西太沉重,我承担不起,所以想离开。说实话,我不是一个传统意义上的“恋家”的好男人,如同卢安克所说,“我这样的人做不了一个好的丈夫”。后来突然升起一个念头,若我所爱之人一定需要去承担这些怎么办?她需要我的陪伴,那么我愿与她一起去背负这些东西,直到超越家族的束缚,这个决定是经过内在很长时间的挣扎,最终才升起勇气决定的。


“不承担的爷爷”。

    这是我荣获了家排小金人的角色。这个爷爷被婆婆“拿着棍子满街追着打”,“躲在女人的后面”,“一大把岁数了还到处沾花惹草”,“旧情人追到家里来了自己躲起来不敢见人”,那种不愿意承担,无力的部分,被放大了很多倍摆在我的面前,然后被我描绘得淋漓尽致。

    这个角色提醒了我软弱的部分。我的圈子包括工作环境几乎都是男女比例严重失调的,曾经听华德福某个老师建议,说我应该多和男性相处,后来老徐也如此巧合的这样建议我。我自以为是的以为这是因为什么“阴性能量太强”而已。直到我开玩笑对老徐说我可以养条公狗不?然后老徐说“你要不是一条狗,狗也会保护你”。然后我突然呆了一下,我的内在在吸引女性母性的保护!这会让我没法去承担一些自己的事情。若要成长,首先要学会承担,连自己的事情都无法承担,如何去承担他人的业?如何与神的孩子一样,去背负众生的苦痛?


“爷爷的妈妈”

    刚开始我还以为我演了一个主要角色,因为这个角色有着极大的愤怒!我甚至能够感受到自己的牙齿恨得上下颤抖。后来发现并非如此,这样的愤怒来自于一个妈妈对于女儿的爱。这个角色并没有让我感觉到太多的与我相似的东西,但让我体验到了一个母亲对于孩子的爱,当有人胆敢伤害这个孩子的时候,这个母亲能做出一切的事情去保护她的孩子!


“才华横溢的舅舅”。

    这是我体验到最舒适的角色,平静而安详。早逝的舅舅平静的躺在那里,而他的妹妹(当事人的妈妈)却想要追随他而去。他只是怜悯的看着这个妹妹,没有邀请,也没有拒绝。若你在人世过得悲伤与不幸,而我这里可以带给你心安,那么,你来;若你在人世有着幸福美满的家庭,那么我带着慈悲与爱祝福你。甚至当事人的代表带着强烈的愤怒指责他带走了妈妈,要干预和拉他离开属于他的位置,甚至抓扯打他时,他也只是平静的看着这个不懂事的小女孩儿,眼里只有怜悯与爱。这个角色可能就是我暂时可以达到的超越个人的部分。


【关于自己的个案】

    关于家排的问题,我是带着上一次家排遗留下来的东西上坐在当事人的位子上的——我与妈妈的关系问题。我害怕我的妈妈离开,但我知道未来她一定也会在某一天离开我,这是我不能接受的。另外我又想超越这一部分,到达更高的地方。

    其实这次的问题其实不是十分清晰,而老徐也因为急切想帮助我的关系,开始了这次家排。排列完之后,整个场的能量是不流通的,但在这之间却又呈现出了另一个巨大而重要得多的问题。当老徐在另一边排出一些东西时,我看到地上躺了一排人,也突然想起了一个曾经常常闪过但又忽略的问题——“死亡对我的召唤”。我的家族中有过战争,我的爷爷是红军,曾经杀了很多的日本兵,甚至吃过他们的大脑。一个生命无论因为何种原因,剥夺了其他生命在这个地球生存的权利时,这在家排里叫“罪大恶极”。无论这些东西是否有影响,但总会有一些巧合出现。我的爷爷在年轻的时候就离开了,我的父亲也是如此,我也曾担心过自己可能在父亲的这个年纪离开。

    因为时间关系,这个排列并没有进行下去,当然以后有时间也可以继续排下去。经过这些年的修行,我也并没有曾经的那种感觉了。在我眼中,死亡與我的上師無二。若時間到了,我完成了我需要去完成的事情,自然會回到它的懷抱。所以我尊重家族先人的命运,无论是杀人还是被杀,没有这一切的发生,就没有今天我的存在,同时我也尊重我的命运,若有一些东西一定是需要我去偿还的,那么我愿意承担起我本该去承担的事情。若我能多活一天,谢谢你们,请祝福我。若时间到了,我自然会来。

三、祝福与感恩

    在这一个一个的案例中,总有着惊人的相似,所有的生命来到都是带着爱来的,虽然是“无明”的爱,但ta们真的是想为了这个家族去做一些什么,用自己的方式去承担家族的命运。无论是为了自己还是为了家族。而无论一个曾经被怎样对待的无辜的生命,他们的怨恨都在爱中得以解脱,这生命纯粹的善的力量,恶不过是无明的产物。生命的和解需要臣服与看见。在这几天中,大量的能量消耗也让大家都很累很累了,但我也看到了在一次一次的和解与治愈中,带给所有人的成长。

    感恩老徐进四年来的引导,感恩二妹及大家的陪伴,感恩一切的遇见。

    OM, shanti,shanti,shanti。